刑事法规

刑事辩护规则:刑事辩护常见辩护方法

日期:2020-06-15 14:03 / 人气: / 发布:admin

刑事案件中,判断罪与非罪之前,首要的问题是弄清楚事实问题。在认定事实的基础上,才是法律适用的问题。相应的就存在事实认定之辩和法律适用之辩。

在事实认定上,常见的辩护方法有证据比较法、常理推断法;在法律适用上,一般要先进行法律关系的分析。

证据比较法

定义:

所谓证据比较法,是以法官视角(或称为审判视角),客观的评价现有证据,能不能达到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起诉、判决所要求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通过对现有的对被告人有利及不利证据的进行客观分析,可以比较清晰的判断出公诉机关起诉的事实是否能够成立,进而判断被告人是否有罪、构成何种犯罪以及量刑如何,形成比较客观的,容易被法庭接受的辩护意见。

法律依据:

该标准在我国刑事诉讼法中有相关规定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规定,“人民检察院认为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已经查清,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作出起诉决定,按照审判管辖的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并将案卷材料、证据移送人民法院。”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在被告人最后陈述后,审判长宣布休庭,合议庭进行评议,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证据和有关的法律规定,分别作出以下判决:(一)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有罪判决;(二)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无罪的,应当作出无罪判决;(三)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

法理依据:

所谓“证据确实充分”即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

“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就是要求裁判者根据确实充分的证据达到主观上对犯罪事实认识清楚,从而实现诉讼中主观认识与客观事实的统一。在主要事实、关键证据上坚持结论的唯一性,对于人民法院准确认定犯罪事实,最大限度地避免错案发生,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基本方法:

通过对在案的、全部的、与待证明事实相关的证据进行分析,有利的证据是什么,能够证明什么事实,不利的证据是什么,能够证明什么事实,通过客观分析对比,来获得公诉机关认定的事实是否成立,是否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程度。

具体操作中可以列表格,将证据名称、证据基本内容、能够证明的结论一一列举,最后进行客观的评判。

实战运用案例:林某诈骗案(无罪)

基本案情:

2014年,辽宁A集团公司中标内蒙古霍林郭勒市民用机场施工项目。2014年6月7日,A公司通过招标的方式将该民用机场项目附属工程及总图工程分包给了唐山市B公司,双方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林某为B公司的签约代理人),合同价款为2350万元。

林某原系B公司员工,任职期间为2012年9月3日至2015年12月15日;张某原系B公司员工,担任过总经理、营销主任,任职期间为2011年11月28日至2016年2月5日;黄某为霍林郭勒市当地人,经营有C公司;邓某为C公司会计;付某系黄某生意合作伙伴;韩某为A公司副总经理;祁某为A公司司机,负责在霍林河民用机场项目部开车。

2014年6月,B公司(甲方)与邓某(乙方)签订《工程项目经营管理协议》、《B公司安全生产责任书》,约定甲方聘用乙方为该项目负责人,乙方对该项目的经营管理全权负责,并承担全部的权利、义务和责任,乙方单独核算,自负盈亏。应交各种税款由乙方负担,公司暂按工程总造价的3.29%代扣代缴;乙方向甲方缴纳的管理费为发票或工程总造价的3.61%;

该工程名义上B公司与A公司签约,实际以邓某的名义实施的个人借用B公司资质的挂靠工程。A公司将工程款按合同约定拨到B公司账户,B公司扣除相应的费用后,由财务人员将款打到黄某指定的账户,或由邓某去取。

2016年6月,林某给A公司打电话办理工程款结算事宜,A公司韩某同意后林某将最后一笔工程款320万余元承兑汇票领走。由张某贴现后得款3124912元,转给韩某50万元,祁某54万元,林某50万元,张某50万元。

后林某办理了缴税手续,到B公司开具了发票和收据,并将发票和收据邮寄给了A公司。

林某将这些结算情况告知黄某,后黄某与林某、张某、韩某、祁某多次商谈分成事宜。张某转给黄某60万元,韩某转给黄某100万元。黄某一方面起诉B公司索要工程款,另一方面认为自己分的少,遂向公安机关报案,举报林某、张某诈骗。

公诉方起诉思路:

该工程为B公司承包给黄某个人,指派邓某与B公司签订合同。工程期间,黄某曾让当时身为B公司员工的林某、张某、A公司的韩某、祁某提供帮助并承诺给付一定的报酬。

工程竣工后,尚有320万余元未结算,林某冒充B公司员工伙同张某从A公司领取工程款,贴现后缴纳税款,并向B公司缴纳了管理费。B公司向A公司索要工程款后发现钱款已被林某领走,遂报案。

被告人林某伙同他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式,骗取A公司钱款人民币290万余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林某辩称:

B公司中标后进行预算后认为项目利润低,打算放弃。2014年5月,霍林郭勒市当地人黄某找到时任B公司总经理的张某和项目负责人林某,想要合作这个项目,避免工程流标浪费。于是黄某、付某、韩某、祁某、张某和我六个人达成了口头协议,约定六人共同承包霍林河机场附属项目,并借用B公司的资质。

经六人商议分工为:黄某负责会计账目,我和张某负责项目管理,韩某负责催发工程款,祁某和付某负责项目现场管理。

项目一直由我办理结算。我向A公司领取工程款经过了A公司韩某同意,并且告知了黄某,六人进行了利润分类商议,只不过黄某觉得自己领取的工程款少。

辩护思路确定:

在林某涉嫌诈骗案中,涉及是否存在六人合伙的事实是关键事实,决定着被告人林某取得工程款是否合法,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进而决定是否构成诈骗罪。

是否存在合伙之所以有争议,原因首先是六人没有签订书面的合伙协议,只是口头上约定的。其次案发后,六人中有人承认合伙有人不承认存在合伙。这就是通过现有证据去认定。

辩护人全面列举了案卷中涉及到这方面事实的证据,进行证据之间的对比,并分析了刑事诉讼证明责任和民事诉讼证明责任的区别,从而得出本案并未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结论,公诉方的认定的事实不能成立的结论。

辩护词节选:

证据对比:从现有直接证据来看,证实六人合伙承建的证据全面客观,证实黄某个人承建的证据非常片面,判定存在六人合伙才是客观公正的认定。

证实六人合伙的证据有林某供述、韩某证言、祁某证言、项目现场管理人员李某、杜某、赵某证言,有褚某证言、韩某证言。证实为黄某个人承建的有黄某个人说法、付某证言、邓某证言。其他如华冶陈某、B公司冯某、于某因为并没有介入到项目中去,不了解具体情况,关于该项事实不具有证明力,可忽略。

六人合伙中,实际为三股,张某和林某为一股,为河北迁安人,原为B公司员工;韩某和祁某为一股,为A公司员工;黄某和付某为一股,为霍林郭勒本地人,为众兴吊运公司人员。

进行证据对比我们发现:证实六人合伙的证据既有林某一方,也有韩某一方,更有项目现场三个管理人员为证,还有帮忙找过施工人的褚某也进行了证实。甚至可称为“对立方”的黄某公司众兴吊运的员工韩某都证实存在合伙。可以说既有利益方也有非利益方还有对方。而证实黄某个人承建的三个人黄某、付某和邓某都是黄某一方的人,付某是黄某公司员工,长期的合作方,邓某为黄某女友,都是密切利益方。显而易见,证实存在六人合作的证据非常全面客观,能够反映真实情况,而证实黄某个人承建的证据则非常片面。

而作为资质被挂靠方的B公司,对事实上谁承建了工程是不知情的,不能进行有效的证明。报案人冯某也提到只知道工程承包给了邓某,因为B公司只和邓某签订了项目管理协议,把资质挂靠出去收管理费。不知道黄某、林某。对邓某个人是否有资质、有无能力承包这个项目根本没有进行审核。

我们都知道,民事诉讼的证据规则是优势证据原则,即占有优势证据的一方将得到支持。刑事诉讼的证明规则是排除一切合理怀疑,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本案中起诉书认定的黄某个人承建的说法不仅没有达到证据确实充分,排除一切合理怀疑,反而是认定存在合伙的证据占据了绝对优势,此种情况下,起诉书仍然认定是黄某个人承建而不是六人合伙,究竟依据了什么样的判断标准?是什么原因让公诉机关否定了如此多的客观证据而偏听偏信黄某的个人说法?除了在证据认定的时候片面举证外,是否有其他原因不得而知。

法院认为对辩护意见的采信节选:

黄某与林某等人之间是否存在合伙或合伙关系,决定着罪与非罪。本案中,虽与B公司签订合同的人为邓某,但实际的施工人并非邓某本人。从本案现有证据对林某、黄某等人之间的关系来进行分析:

关于黄某与林某等人不是合伙或合伙关系,只是给林某等人好处费的证据有:黄某、冯某、邓某、付某证言,以上证据,关于否认林某等人与黄某是合伙或合伙关系,有黄某、邓某、付某的证言,与林某的陈述、韩某等人的证言、卷宗中其他证明几人可能存在合伙或合伙关系的证据相矛盾,但该几份证据并不能得出唯一的排他的结论,即以上三人的证言并不能确实充分地证明黄某与林某等人不存在合伙或合作关系;

邓某说工程只有黄某一人负责,没有其他合伙人,付某说其与黄某合作干工程,二人证言亦有矛盾之处;关于黄某授意邓某给林某发工程款明细的原因,黄某与邓某的说法并不一致,不能充分证明林某在工程中只是起到帮忙的作用。

综合以上证据,本案并不能得出是由黄某一人进行施工而无其他合伙、合作方、林某等人只是帮忙、由黄某给付一定的好处费这一唯一的结论,本案可以认定的事实是,林某、张某、韩某、祁某等人在工程施工过程中确实起到了一定作用,而从林某供述、韩某等证人证言、施工过程来看,并不能排除林某等人与黄某存在合伙或合作关系的合理怀疑。本案可能因各合作方的身份问题(几人均在B公司或A公司担任职务),几个人在合作中并未签订书面的合同。故林某等人虽没有与黄某签订书面的合伙、合作协议,但并不能据此认定几个不存在合伙关系。

点评:从以上辩护词及判决书法院认为部分来看,在认定关键事实上,判决书的观点与辩护词基本一致,说明笔者的辩护意见得到了法院的认可。

常理推断法

上面提到,基于“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在是否存在犯罪事实和被告人是否实施了犯罪行为的关键问题上,必须做到确定性、唯一性,否则就可能发生冤案错案。

但是,对部分犯罪事实可以采取有确定证据的推定。基于证明的难易以及刑事政策的考虑,对部分犯罪事实可以允许推定。

定义:

所谓推定,是指根据法律的规定,从已证明事实为基础直接认定另一事实的存在,除非有反证加以推翻。从本质上讲,推定反映的只是一种高度的可能性,推定认定的事实一般没有达到客观真实的程度,是一种典型意义上的法律真实。我国刑法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就是一种推定为非法所得的推定。

所谓常理推断,即基于现有证据虽不能完成证实,但依据常理、常识、常情能够推定待证事实的客观可能性。

法律依据

仍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

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四条:对证据的真实性,应当综合全案证据进行审查。对证据的证明力,应当根据具体情况,从证据与待证事实的关联程度、证据之间的联系等方面进行审查判断。证据之间具有内在联系,共同指向同一待证事实,不存在无法排除的矛盾和无法解释的疑问的,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第一百零五条:没有直接证据,但间接证据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一)证据已经查证属实;(二)证据之间相互印证,不存在无法排除的矛盾和无法解释的疑问;(三)全案证据已经形成完整的证明体系;(四)根据证据认定案件事实足以排除合理怀疑,结论具有唯一性;(五)运用证据进行的推理符合逻辑和经验。

基本方法:

基于现有证据,结合常识、常理、常情来论证一个待证事实存在或者不存在,可能或者不可能,提出有价值的合理怀疑,进而推翻公诉机关认定的事实。

实战运用:辩护词节选:

从常理推断否定黄某个人承建项目的事实

从项目来源推定,从实际情况来看,黄某个人及其公司是没有承建这个项目的资质的,如果他要想承建这个项目,必须通过挂靠B公司资质的方式实现。韩某作为A公司的高层,虽为项目甲方,但并不决定项目的承建人。因此黄某找到了时任B公司总经理的张某和项目负责人林某,只有B公司同意拿下这个项目,黄某才可能参与这个项目,因此黄某只可能找时任B公司的总经理张某和项目负责人林某。

从黄某的身份推定:黄某称其是B公司的副总经理,而B公司确也出具了证明证实早在2014年4月1日也就是承建项目之前就是B公司的副总经理,试问作为B公司的副总经理,为何能个人承建自己公司中标的项目?B公司把自己公司中标的项目光明正大的转包给自己公司的副总经理,这是什么行为?符合事实和常理吗?此后黄某一直声称项目利润是自己的,还多次向林某等人索要大量项目款项,也没有证据显示他把项目款转给了B公司,如果他确为B公司的副总经理,B公司的项目款是他能够索要的吗?难道不是职务侵占行为吗?

从林某参与项目的深度和广度推定:比如张某、林某在项目开始之初利用个人信誉到河北省迁西县赊购价值168万余元的钢材用于前期项目启动,这是风险极大的行为,如果张某不是项目的合伙人,根本不可能这么做;比如林某从项目的预算、决算,到现场管理人员的寻找安排,从参与项目会议,到制定项目签证单、项目详细账目等书面资料,还多次找A公司请款,多次往返于远隔千里的河北迁安与霍林河、迁安与鞍山之间,参与项目之深之负责,并不是黄某一句空头承诺可以解释的。况且项目开始之初B公司就只授权了林某签约的权力没有其他参与项目的授权,此后不久林某就离职,林某的行为并不是职务行为。韩某作为A公司的高层,在此项目款项划拨方面给予了大力支持,没有拖延项目款的情况,且最后也没有留项目质保金;虽然是项目甲方却有承建人详细的项目支出清单,证明其确为附属项目的合伙人。如此种种情况也不是黄某一句空头承诺可以解释的。

点评:从以上几方面提出有效的合理怀疑,结合其他辩护意见不断冲击公诉方认定的事实结论。

用法律关系分析法解决法律争议问题

在一个案件中,案件事实背后的法律关系是复杂多样的。从性质来看,有民事法律关系和刑事法律关系;同一种类的法律事实中,也存在多个法律关系。找准分清不同法律关系的性质,是进行如何适用法律的第一步。

(一)民事法律关系与刑事法律关系的区别与联系

1、适用法律不同

从法理学的角度讲,人在社会生活中必然会结成各种各样的社会关系,这些社会关系受各种不同的规范调整。其中由民法调整形成的社会关系就是民事法律关系。由刑法调整形成的社会关系就是刑法法律关系。

2、内容不同

民事法律关系是由民事法律规范所确认和保护的以民事权利和民事义务为基本内容的社会关系,是平等主体之间就一定的物或其他对象(客体)而发生的由国家强制力保证其实现的民事权利义务关系。民事法律关系分为财产法律关系和人身法律关系。

刑事法律关系是受刑法规范调整的,国家与犯罪人之间因犯罪行为而产生的权利和义务关系。刑事法律关系的法律事实是犯罪行为。刑事法律关系的内容是国家和犯罪人的权利和义务,国家享有对犯罪人进行刑罚处罚的权利,承担依法适用刑罚的义务,犯罪人有接受刑罚处罚的义务,享有不受“法外用刑”的权利。

3、二者联系

在民事法律关系中,有主体、客体和权利义务内容等法律评价要素。在刑事法律关系中,刑法规范需要评价犯罪行为的四要件,即主体、客体、主观方面和客观方面。上述民事法律关系和刑事法律关系的主客观要素、客观行为之间,可能存在同一、交叉或牵连的关系。即在同一案件中,同时夹杂着民事法律关系和刑事法律关系。司法实务中也常常将此类案件称为刑民交叉案件,研究探讨者颇多。

(二)法律关系分析法在具体案件中的运用

厘清民事法律关系还是刑事法律关系,对我们进行有效辩护非常有帮助。笔者从办理的真实案例为例来进行初步探讨。

实战运用案例1:丁某合同诈骗罪案(撤回起诉)

案情简介:

2013年7月,被告人丁某找到山东A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以自己的B公司有新增业务为由向潍坊银行贷款600万元购买钢材,由A公司为其进行担保,同时出具了虚假的财务报表、钢材合同及房产证明等。待潍坊银行向其发放了100万元流动资金和500万元承兑汇票贷款后,B公司只归还了2个月的利息后就不再还款,潍坊银行多次对B公司进行催收,被告人丁某失去联系。潍坊银行要求作为担保公司的A公司对该笔贷款及利息进行还款。后经调查,B公司的该笔贷款并未用于购买钢材,而是用于偿还B公司债务及个人消费。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丁某以新增业务为由,制作虚假的资产资产负债表,骗取李某信任为B公司向潍坊银行贷款提供担保,后不还贷款导致A公司承担担保责任,代为偿还贷款,数额共计640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应当以合同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

被告人丁某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提出异议,认为其不构成合同诈骗罪,理由是:1、贷款时银行进行了相关审核,不存在欺骗;2、和李某之前就熟悉,有相互担保经历;3、B公司因经济纠纷导致无力偿还借款;4、公司账上每一笔钱都是用于公司经营;5、李某承担担保责任是自愿的,是与丁某一起去银行协商办理的。

一审法院判决:

本院认为,被告人丁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编造虚假事实,隐瞒真相,骗取被害单位A公司提供贷款担保,造成被害单位数额特别巨大经济损失,丁某的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应依法惩处。公诉机关的指控成立。判决被告人丁某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 

辩护思路:

本案是一起因银行贷款中担保人承担了担保责任而主张被骗,向公安机关举报合同诈骗罪的案件。

一审法院陈述了构成合同诈骗罪的理由: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编造虚假事实,隐瞒真相,骗取被害人信任,造成损失。乍一看没问题,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但事实上远非如此简单。

要明确罪与非罪的问题,我们先要厘清案件中的多个法律关系:丁某向银行贷款,B公司与银行之间成立贷款合同法律关系;李某的A公司为丁某的B公司提供担保,A公司与银行之间成立担保合同法律关系。以上两个法律关系为民事法律关系。而李某举报丁某合同诈骗,公诉机关指控丁某构成合同诈骗罪,为刑事法律关系,被害人为李某,此为刑事法律关系。

在这些法律关系中,一些要素存在重合。如丁某既是贷款合同法律关系中的当事人,也是合同诈骗刑事法律关系中的被告人;李某既是担保合同法律关系中的当事人,也是合同诈骗刑事法律关系中的被害人。

一审法院认定被告人丁某构成合同诈骗罪,但没有说清到底是贷款合同还是担保合同,也没有弄清谁是被害人。法院认为李某因担保合同被骗,但事实上担保合同的双方为李某的A公司和银行,丁某作为被告人不是担保合同法律关系中的当事人;法院认为丁某在贷款过程中出具了虚假资料,构成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但贷款合同的双方是丁某的B公司和银行,李某作为被害人不是贷款合同的当事人。

这说明,本案中刑事法律关系与民事法律关系在主体、客观行为上存在交叉、牵连,但不同一。事实上,丁某既没有骗银行(向银行提供了有效担保),也没有骗担保人李某(二人是多年的朋友,经常相互担保,此次区区600万元担保对于丁某来说是小数,担保人也是自愿的),因此不符合合同诈骗罪的犯罪构成。

在辩护的过程中,一方面要紧紧抓住案件中不可逾越的事实错误问题,通过举证质证,否定公诉机关、一审法院得出的错误事实认定。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理清法律关系,弄清楚是刑事法律关系还是民事法律关系,从犯罪构成角度进行详细分析,得出结论。

点评:

一审判决后,辩护人介入,运用法律关系分析法进行有效辩护,二审发回重审,经过重审一审审理,本案公诉机关撤回起诉,丁某被释放。

案例2:林某诈骗案(无罪)

(基本案情同上)

辩护思路:

B公司与A集团公司签订有项目协议,是发承包法律关系,邓某与B公司签订有资质挂靠协议,是借用资质法律关系,林某等六人存在口头的合伙协议,是合伙法律关系。以上均为民事法律关系。

林某涉嫌诈骗罪,被害人是B公司,是刑事法律关系中诈骗法律关系,是被告人与被害人的关系。

依据B公司与A集团公司签订的合同,A公司可以把工程款打给B公司,B公司应把工程款打给实际施工人,最后应由六个合伙人分配。实际施工人则依据挂靠协议交给B公司管理费。这是正常的民事法律关系中钱款的走向。

本案中实际施工人林某绕过承包人直接向发包人主张工程款,是否符合法律规定?是否构成诈骗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十四条规定,“承包建筑工程的单位应当持有依法取得的资质证书,并在其资质等级许可的业务范围内承揽工程。禁止建筑施工企业超越本企业资质等级许可的业务范围或者以任何形式用其他建筑施工企业的名义承揽工程。禁止建筑施工企业以任何形式允许其他单位或者个人使用本企业的资质证书、营业执照,以本企业的名义承揽工程。” 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四条,“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或者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与他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无效。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收缴当事人已经取得的非法所得。”

由此可见借用其他企业的资质承揽工程为法律所不允许。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实际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

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

由此可见实际施工人可以突破合同的相对性直接向发包人主张权利,民事权利尚有,更不可能涉嫌犯罪。

判决书观点摘录:

建筑施工领域挂靠乱象,不仅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还导致出现大量的法律纠纷。从本案林某、韩某等人的身份情况来说,也可看出单位对员工的管理方面存在一定的漏洞。本案归根结底是由企业违法挂靠、对建筑工程施工的日常监管不力、对员工管理不严格引起的各方权利义务不明,实际施工人权益争议而产生的纠纷。本案涉及的法律关系有发包人与被挂靠人之间名义上的合同关系,被挂靠人与挂靠人之间的无效合同关系,发包人与实际施工人之间形成的事实合同关系。如实际施工人不是一个人,还涉及个人之间的权利结算关系。发包人与承包人、承包人与挂靠方的权利义务已经按照合同履行。

按照刑法谦抑性原则,刑罚是最严厉的处罚手段,其必须在其他救济手段明显不充分、不足以保护法益时,才能加以利用。这就要求我们要严格区分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经济纠纷、一般的欺诈行为与刑事犯罪的界限,只有在用民商法、行政法等法律无法进行调整,不足以保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且行为人的相关行为足以达到了严重程度或严重的社会危害性时,才能适用刑法来进行调整。

本案中,在发包方与承包方、承包方与挂靠方的权利义务已经终结、被告人也未逃匿的前提下,报案人黄某与被告人林某等人的利益争议应通过民事救济途径予以解决,涉案违法收取的挂靠管理费应由相关行政主体作出相应的处罚决定。

点评:法院对案件背后隐藏的诸多法律关系进行充分分析,与辩护人分析方法一致,从而找出了案件发生的背景、原因及问题的本质,弄清楚了应该用民法来调整而不是刑法,得出了无罪的判决。


企业法律顾问 企业法律顾问一年多少钱 律师顾问 公司律师顾问 咨询律师顾问 律师咨询顾问 个人律师顾问 法律顾问律所 企业律师顾问 高级律师顾问 总企业法律顾问 企业法律顾问网 法务顾问 抚养费法律顾问 专业法律顾问服务 企业法律师顾问 合同法律顾问 企业法律顾问报价 企业常年法律顾问 经办法律顾问 知识产权法律顾问 企业律师咨询顾问 佛山律师顾问 律师顾问服务 法律顾问服务报价单 顾问公司法律服务 找常年法律顾问 公司法律顾问公司 企业法律顾问服务 律师顾问在线咨询 遗产继承法律顾问 法律顾问多少钱一年 公司请法律顾问多少钱 长年法律顾问 法律顾问价格 请法律顾问价格 公司请法律顾问 工程公司法律顾问 一年法律顾问多少钱 公司如何请法律顾问 个人法律顾问 公司聘请常年法律顾问 法律顾问要多少钱 深圳法律顾问服务 互联网法律顾问咨询 公司决定法律顾问 广州律师法律顾问 常年法律顾问方案 公司顾请法律顾问要多少钱 公司内部法律顾问 哪家法律顾问 法律顾问聘请 施工法律顾问 企业法律法律顾问 法律顾问服务费用 法律顾问热线 劳动法专项法律顾问 法律顾问咨询法律 想咨询一下法律顾问 深圳常年法律顾问 企业风险法律顾问 法律顾问服务合同 企业法律总顾问 深圳法律咨询顾问 寻找法律顾问 行业法律顾问 法律顾问建设 法务 顾问 法律顾问企业 法律顾问用一般多少钱 公司法律顾问咨询 工程聘请法律顾问 服务行业的法律顾问 旅游公司法律顾问 找个聘请法律顾问 短期法律顾问 法律顾问服务内容 集团法律顾问 企业专项法律顾问 涉外法律顾问 纠纷法律顾问 找个法律顾问 法律顾问费 房地产开发法律顾问 法律顾问微信 公司法律顾问律师 在线咨询法律顾问 法律 顾问 服务 找法律顾问 的法律顾问的 非诉法律顾问 怎么寻求法律顾问 法律顾问怎么选 公司常年法律顾问 找到个法律顾问 法律顾问服务费 法律顾问技能 需要常年法律顾问 请公司法律顾问 东莞律师法律顾问 找法律顾问律师 天津法律顾问 招投标法律咨询 坪山区法律顾问 法律援助顾问 异地法律顾问 法务和法律顾问 工程 法律顾问 劳资法律顾问 为何企业不愿意请法律顾问 法律律师顾问 身边的法律顾问 东莞法律法律顾问 法律顾问和律师顾问 企业为什么要法律顾问 法律顾问需要解决的问题 游戏法律顾问 小公司法律顾问 专项事务法律顾问 法律顾问服务模式 建筑法律顾问 上市公司法律顾问 企业上市法律顾问 松山湖法律顾问 在线免费法律顾问 南沙区法律顾问 免费法律顾问网 国际法律顾问 广州法律顾问 法律顾问中心网站 蓬江区法律顾问 征收土地征收法律咨询 江门法律顾问 东莞咨询法律顾问 律师事务所咨询 法律顾问在线解答 广州法律法律顾问 东莞常年法律顾问 龙岗法律顾问 深圳顾问法律 法律顾问 东莞 法律顾问广州 国际注册法律顾问师 法律服务所 深圳在线法律顾问 离婚相关法律咨询 深圳请法律顾问 龙岗区法律顾问 广州法律顾问服务 网上免费法律顾问 深圳找法律顾问 天河区法律顾问 律师事务所 法律顾问 广州 法律服务 离婚案件律师 公司法律咨询 广东省常年法律顾问 法律咨询热线 广东深圳法律顾问 免费法律咨询热线 番禺法律顾问 刑事法律咨询服务 法律咨询劳动法律 法律咨询婚姻法 婚姻官司律师 法律顾问免费咨询在线 法律法律咨询电话 免费律师咨询 法律顾问的标准收费 律师咨询免费 公司法律顾问职责 建设工程法律咨询 法律咨询诉讼 东莞塘厦法律顾问 在线律师一对一咨询 律师法律咨询 法律咨询服务公司 合同法律咨询服务 顺德区法律顾问 事故法律咨询 海珠区法律顾问 房地产律师法律咨询 法律咨询的 法律咨询拆迁 番禺区法律顾问 法务法律咨询 拆迁法律咨询律师 法律事务咨询 法律咨询律师在线 免费律师咨询在线 法律房产法律咨询 110法律网法律咨询 法律网站 劳动法律咨询法律咨询 区法律咨询 关于推行法律顾问 交通法律在线咨询 佛山顺德法律顾问 法律服务咨询 广州番禺法律顾问 律师事务所法律服务 法律顾问团 律师事务所法律咨询 律师事务所在线咨询 法律服务咨询公司 房地产拆迁法律咨询 网上律师在线咨询 律师网上咨询 一对一法律咨询 法律咨询咨询 担任法律咨询 律师咨询怎么收费 离婚起诉法律咨询 法律咨询服务电话 法律咨询咨询热线 有关房产的法律咨询 开福区法律顾问 免费律师在线咨询 法律咨询服务协议 长沙法律顾问 北京市通州法律顾问 松北区法律咨询 深圳法律咨询离婚 广州法律顾问收费标准 法律咨询房屋继承 法律咨询事务所 律师事务所免费咨询 寻求法律咨询 关于法律咨询 重庆法律咨询服务 法律律师在线咨询 法律咨询咨询电话 法律咨询中心咨询 法律法律咨询 法律事务所咨询 在线免费法律咨询 免费法律 免费律师事务所咨询 免费在线法律咨询 法律咨询法律 哪里有免费律师咨询 深圳区法律咨询 法律咨询师 上海市法律咨询 法律咨询法律咨询 在线律师免费咨询 法律咨询服务平台 在线咨询刑事案件律师 法律咨询重庆 免费在线律师咨询 公司法务法律咨询 法律咨询服务热线电话 哪里有免费法律咨询 君泽君律师事务所 法律咨询业务 免费法律咨询律师 博拓律师事务所 法律解答 免费民事法律咨询 明思律师事务所 法律咨询服务所电话 法律咨询服务热线电话号码 成都单位法律顾问 刑事法律咨询在线 慧赢律师事务所 芙蓉区法律顾问 法律 24小时免费法律咨询 在线交通事故法律咨询 法之识律师事务所 律师在线法律咨询 内蒙古法律咨询 免费咨询的律师 律师事务所职位 智豪律师事务所地址 法律咨询律师在线咨询 成都市法律顾问 成都知名法律顾问 免费法律咨询在线 成都 法律顾问 24小时在线法律咨询 百思特律师事务所 法律咨询的网站 慧赢律师事务所怎么样 法律咨询的电话 在线的法律咨询 无锡法律咨询 关于法律咨询的网站 法律咨询收费多少 法律免费在线咨询 法律在线免费咨询 在线律师免费法律咨询 免费律师法律咨询 法律业务咨询 网上法律咨询在线 法律咨询的电话号码 法律免费法律咨询 免费法律律师在线咨询 法律咨询的电话是多少 免费网上法律咨询 职务犯罪案件法律咨询 北京君泽君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君泽君律师事务所 广东利人律师事务所